读些书小说网
会员书架
首页 >玄幻魔法 >御兽:进化太快被曝光了 > 第四百二十九章:一次机会

第四百二十九章:一次机会

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
免费看漫画,点我在线观看

辗转反侧,脑海里都是江枫说的话,他似乎有一些理解,为什么江枫会这么极端了,可是这样并不好。

至少对于从沈弘益的角度出发,他并不理解,他自身的天赋有限,但是他却明白,像江枫这种绝世天才,以后的路该有多么宽敞。

……

第二天,早早的,他便醒来,准备出去走一走缓一缓心情,不知不觉就来到了江枫的住所,远远的看到,来自于守望者的四象之一的海琨,居然正守在这里。

守望者果然很看重江枫啊,只是他们扣押江枫的御兽,又派一位这样的强者看管着,这样真的合适吗?

海琨也看到了沈弘益。

“沈博士。”

“海大校,没必要这样紧紧的盯着他吧,他只是一个孩子而已,而且…”

沈弘益后面的话还没有说完,就被海琨打断了。

“不,对你来说,他可能只是一个孩子,而对于那些被他所杀死的人来说,他就是一个恶魔!他屠杀了莲花城的市长,以及他的女儿。也就是你执意要让他走这一趟了,否则我必然不会允许他离开基地半步,直到他被处死!”

“处死?赵部长要处死他?”

其实赵云霄根本就没有下达过任何要处死江枫的命令,他更多的是想要吸纳江枫进入守望者。

只不过显然,海琨可并不这样认为,他虽然明白赵云霄没有说,不过这并不耽搁他这样说。

“对!处死!他罪大恶极,杀死了一个城市的市长,难道不应该被处死嘛,如果这样的人都不能被处死,那以后守望者的威望怎么办,还有谁能甘愿,为守望者效力?”

海琨的声音非常大,他就是要让房间里的江枫听到,而这么做的目的也很简单,逼着江枫试图逃跑,这样他就有足够的力量,把江枫击毙。

房间里的江枫一言不发,甚至有些想笑,这个海琨虽然实力强大,可头脑也真的是简单,甚至可以说是幼稚。

以为这样做,自己就会恐惧,会害怕到想逃跑?呵呵,自己想要做的事儿,你恐怕做梦也想不到吧。

江枫要的可从来不是自己逃走,他要借助零式兽的力量,把两只御兽夺回来,没有人可以替自己决定未来,也没有人,可以威胁自己,如果有,江枫不介意拉上那些该死的人,疯狂一把,就比如现在门外的海琨。

按照原定的计划,这会儿他以及他的两只御兽,应该都已经帝君级了,并且已经参观过早就该开始的机械改造兽的展示,见识到零式兽的可怕,并且向沈弘益提出要求。

就算被拒绝了,也并不会做其他疯狂的事儿,而是选择先前往江南道,去把一笔旧账清算,再折返回久川废城,对那些侵略者复仇。

可就因为这个海琨,以一些莫须有的罪名,扣在自己的头上,耽搁了自己的计划,使得自己现在不得不被迫去赌一把。

沈弘益定定的看着海琨,他的心里非常的震惊,原本以为赵部长,不会对江枫动手的,只是暂时性的限制,可是当他从四象之一的嘴里,听到了要处死江枫的消息后,他沉默了。

难道说,这才是真正的真相,这才是逼迫着江枫走向如此绝望的根本,守望者要杀死他?所以他才需要从自己这里借取力量?

自己只是一个项目的领导者,并不是整个基金会的领导者,如果想请动那两位的话,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,毕竟他们的一位老友,牺牲在了曾经零式兽带来的那场灾难之中,自己难辞其咎。

“那个,可以叫江枫去参加发布会了,我是来带他过去的。”

“你其实可以自己和他说的,我的任务是盯着他。”

沈弘益越过海琨,来到江枫的门前,敲了敲门。

江枫推开门出来。

“沈老,你看起来,不太精神,昨晚没睡好?”

“有一点,不过你看起来倒是挺精神的。”

沈弘益有一些诧异,江枫在深陷这样的事情之中,还可以睡得着吗?

“为什么不呢?对于我这样没有几天可活的人来说,这样可以睡个安稳觉的日子,过一天就少一天了。”

仿佛有一根针,刺痛了沈弘益的内心,他张了张嘴,想安慰江枫一句,可是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,江枫自己倒是无所谓的耸了耸肩。

“走吧,沈老,参加完发布会,他就该催我回去了吧。”

海琨哼了一声。

“这是当然的,你这个杀人犯,等待你的只有死刑。”

“是嘛,不要得意的太早,变数总是会在不经意间产生也说不定。”

“这个世界每天都在变化,充斥着各种变数,但是属于你的变数,到此为止了。”

……

一路上都非常的安静,江枫坐在后座,翻着一本文学故事,而坐在副驾驶座的沈弘益,却总是不时的回头看他一眼。

今天的海琨,居然破天荒的没有要求同乘一辆车。

“看来事情还没有到海琨说的那么糟糕嘛,不然他也不至于在今天,选择和我们乘坐不同的车次。”

沈弘益想着,如果海琨说的是真的的话,那么他应该会时时刻刻盯着江枫,就像早上那样才对。

似乎是猜到了沈弘益的想法。

“不,他只是想给我一个机会而已。”

“给你一个机会?”

“对,给我一个逃跑,他好借此杀死我的机会。”

沈弘益瞳孔大睁。

“不,你怎么会这样想呢,这是不可能的,他说的未必是真的,再说了就算是真的,他也就没有必要,在这里杀死你了呀?”

“他说的是不是真的,和他在这里杀死我并无冲突,正如我早上说的,这个世界充满了变数,而您知道的,我又从不是一个愿意静静等待变数的人,我一般,都是主动去创造变数。”

沈弘益的掌心里已经充满了汗水,他却是知道,从昨天夜里开始,他就已经知道了,他知道江枫的打算,一个疯狂的打算。

哪怕他再三的劝告阻止,江枫似乎也并没有放弃那个疯狂的想法。

“真的,一定要那样吗?”

“还是那句话,我有的选吗?您老难道想让我去赌一个位高权重的四象,对我说的话,都是开玩笑不成?”

说着江枫往前翻了几页,看着书籍上的文字,对着沈弘益道。

“这里面描绘的,那个没有烦恼的世界真的很美,至少,对于我这样的人来说,如果真的有这样一个世界的话,该有多好。”

沈弘益朝着书的方向看了一眼,看到了伊甸园的字样。

伊甸园他确实知道,那是所谓的上帝,创造的一个没有烦恼的世界,只是后来…

“那里也并不只是美好,比如说蛊惑众生的蛇神。”

“睁开眼睛看世界,才是我们人类,勇敢面对真实世界的第一步,沈老,您说为什么上帝会降下洪水,却又要告诉诺亚,去制作方舟呢。”

“谁知道呢?可能只是为了,洗清罪孽吧,就像衣服脏了,就应该洗一样。”

车里沉默了一会,就听到江枫的声音,缓缓从后面,传到了前面,让沈弘益还有司机的脸色,都产生了巨变。

只听他说道。

“或许,就和现在的我们一样吧,只不过降临在我们这里的,并不是大洪水,而是御兽,也没有人告诉我们,该修建高船,但是我们学会并掌握了御兽。”

……

发布会上,江枫无精打采的坐在座位上,只有在沈弘益上台讲话过后,才鼓了鼓掌,其余的一切都没有给予回应。

如果非要让沈弘益找一个对象来形容的话,那就是此时的江枫,像极了在医院里,接到了癌症晚期通知的患者,知道自己活不久了的样子。

海琨依旧没有靠近江枫,确实如同江枫想的一样,他在给他制造逃跑的机会,并在在他试图逃跑的过程中,杀死他。

台下爆发了雷鸣般的掌声,所有人都在为新科技的诞生而欢呼,似乎已经可以想象到,就算没有刻苦的修炼,也可以凭借着金钱的存在,而获得强大的力量。

这就是这些有钱人眼里,机械改造术带来的未来,或许吧,他们总是这么的肤浅,却又总是对的,江枫不是预言家,但他见过未来。

……

“或许我们该再谈一谈了。”

“嗯?司机先生呢?您不会指望我给您开车吧?”

沈弘益愣了一下。

“你不会开车吗?”

他记忆里,所有的孩子,在这个年纪,差不多都已经会开车了。

“我生长的地方,可没人买得起这东西,更不用说会用它了。”

沈弘益的身体一僵,是啊,正如他昨天夜里告诉自己的,他生长在一个小山村,又怎么可能会开车呢。

“抱歉,我来开吧。”

江枫坐在副驾驶上,看着沈老亲自开车,他不知道沈老究竟想和他说什么,但可以肯定,这必然和零式兽的事情有关。

“你还会没有放弃那个打算吧?”

“什么,您说哪个?”

沈弘益看着路,手里握着方向盘,同时脑子里思考着一些东西,他本身也是一个御兽师,实力也达到了领主级,所以对于这样一边思考一边开车,是没有任何问题的。

“就是驾驭零式兽的事情,就算我不同意,你还是会去尝试对吧。”

江枫不想骗沈弘益,因为沈弘益对他真的很不错,他也听说了,沈弘益甚至比公会那边还勤快,在他被押送到这里之后,每一天都会去找赵部长要人。

“对,我还是会去尝试的,毕竟我没得选。”

“你觉得我要是不答应,并且把你的这个想法,提前告诉基金会的人,你会怎么样?”

“能怎么样喽,最多也不过是五花大绑的被送去守望者的基地呗,难道还能有更坏的情况。”

沈弘益没有说话,他打着方向盘,绕去了另外一条路。

“沈老,这可不是回去的路吧。”

“我知道,我送你走,下车后,离开这里,这是我给你的选择。”

江枫看着目光锁定在挡风玻璃前路上的沈弘益,一时语塞,他明白沈老的意思,这是想给他一个不一样的选择,可是!这不是江枫想要的。

“我不会逃的,我的御兽还在那里,我必须得回去,她们就像我的家人一样,我不会舍弃我的家人。”

“听着江枫,只要你还活着,就还有机会,留得青山在,不怕没柴烧,如果连你都死了的话,那么对于她们来说,一切也就没有意义了,你只要还活着,守望者的那些人,不会对你的御兽怎么样的,他们不会去为难两只御兽。”

“可如果一只御兽是稀有的龙系,另外一只是特殊的变异系呢?”

如果只是两只普通的御兽,可能守望者确实不会为难她们,可是那并不是啊,两只都算是特别稀有的存在了,说价值不菲也不为过。

两只无法驯服的御兽,并且她们的主人,还活动在外面,随时可能发难,这种情况下,是否真的不会为难吗?这是一个问题。

“而且如果就像这样离开的话,恐怕也有些不太现实,你老看看后面。”

沈弘益闻言看了一眼后视镜,就看到在他们的后面,海琨的车,居然跟上来了,虽然并没有靠的太近,但是却也离得不远。

就这个距离下,以一位帝君级强者来说,他的御兽很轻松就可以追上江枫二人的车,这样逃跑是没有意义的。

“沈老,停下吧,没有意义的,他的御兽想要追上我们,只是一瞬间的事情,之所以没有那么做,只不过是因为,我现在还安稳的坐在车上,没有下车。”

沈弘益相信了江枫说的话,这个海琨确实是想要江枫的命,刚刚明明海琨他们的车在前面的(早上沈弘益的司机,被安排去了那辆车),自己从后面偷偷溜走,他都可以跟上来,足以说明一切。

沈弘益踩下了刹车,车子稳稳停住,后面的车辆,也跟着停下,沈弘益叹了一口气。

“你是对的,走吧,咱们回去。”

沈弘益照着原路返回,坐在另外一辆车上的海琨哼了一声,在司机被换了的时候,他就意识到了什么,果不其然,这江枫想趁机溜走。

只是没想到,在这种最后时刻,居然停下了,还真是让人失望啊,如果继续下去的话,自己就可以现在就干掉江枫了。

“海老,您看?”

“嗯,回去吧。”

海琨看了一眼司机,闭目养神,没有再说什么。

……

晚上,江枫再次去了实验基地,和昨天夜里一样,在去实验基地后,海琨没有跟着进去,而是留在了外面,毕竟他并不是基金会的人,从这里进去,可不太合适。

远远的,沈弘益看到海琨守在实验基地的门口,便明白,江枫还是来了,他叹了一口气,也朝着实验基地去。

“沈博士,你怎么在这里?不是你叫江枫来实验基地的吗?”

沈弘益嗯了一声。

“刚刚有些事,耽搁了一下,这会儿才赶过来。”

海琨有些疑惑,他总感觉事情没有那么简单,可当他准备说些什么的时候,却被沈弘益给打断了。

“怎么,海老连我都要盘问?我可不是你们的犯人。”

海琨没好再说什么,沈弘益进入了,当他来到关押着零式兽的地方,就看到江枫正坐在地上,闭目养神。

“怎么,失败了?”

“不,还没有开始,因为我在等一个人。”

“那个人是我吗?”

“对。”

沈弘益看着江枫慢慢站起来。

“你怎么确定,我会来。”

“他是您的心血,您很有可能会来的,当然,就算您不来,我也会这么做,这对我对他,对您来说,都是一件好事情。”

“哦,这话怎么说。”

“与我,可以解决我当下的困境,我需要他的力量,也只有他能帮到我,与他,同样也是给他一大部分的自由,跟着我,总好过永远被你们关在这营养缸里,对不对?至于与您,我想您也很想看到,真正可以代表机械改造术的成果,展现在世人眼前吧。”

不得不说,江枫的话,说到了沈弘益的心坎,零式兽,一直都是他的一个遗憾,否则他今晚也不会来这里。

“那么开始吧,我给你一个尝试的机会。”

江枫嗯了一声,这才转头看向零式兽。

“这是我的最后机会,同样是你重见天日的最后机会,做出选择吧,跟着我,还是永远的被关在这里,我希望你想清楚一些,不要给自己遗憾和后悔。”

之所以说这么多,一方面是江枫自己也没有把握,他只是多说两句,希望起到作用,另一方面,也是告诉自己,没得选了。

零式兽没有任何回应,江枫呼了一口气。

“所以说,你要怎么突破这魂石打造的营养缸,去和他签订契约?”

“您看好吧。”

说着江枫在心底回应了一句是,马上和昨天夜里一样,系统操控着自己的一部分魂力,向着营养缸而去,熟悉而又精准的手法,让沈弘益震撼。

点击下载,本站安卓小说APP
点击切换 [繁体版]    [简体版]
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